梦回老城

2020-07-15 22:06:17 来源:本网稿件 

◇李国旗

窗外下雨了,淅沥沥的,不禁让我想到了已经入梅细雨不断的江南居所。已经习惯游走天涯的浪子,却总是抹不去与生俱来浪漫情怀。那座生活多年城市总会有点滴记忆在特定的意境下浮现出来......

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忘不掉,但却是一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记忆。是一种能够让我心安,不再烦躁的美妙图画。

三十多年前曾居住在民房拥挤的一个叫大院的地方,每天清晨自行车叮铃铃的铃声与邻居大爷大妈高声招呼声,伴杂着家家户户与早餐摊子飘来的饮食香味,看到邻居正提着小笼包或者馒头、油条慢悠悠的走过,简单而幸福。而每天一到傍晚黄昏,小伙伴们便聚到一起在有限的空地上踢球撒欢,虽然每次都会满身泥土甚至带伤回家,面对家人唠叨责怪,第二天依然如旧。难得碰到一届的世界杯更让我们彻夜不眠,相互争论。

处于对情感无限烦恼,视爱情为无上神圣的懵懂少年,江南的烟雨也许是人间最好的良药,长江堤畔,一任这漫天的雨,纷纷落下。随意撑着把伞,不管雨水会不会打湿自己,细雨从天而降与江河融为一体,河面渺渺轻烟,天水相连。眼中浮现出一幅水墨山水,伊人在水一方。梦中的无数次美丽神话,只换来辗转反复彻夜难眠。“微风摇紫叶,轻露拂朱房。中池所以绿,待我泛红光”那一年同学相聚,古漪园夏日赏荷,尽显青春芳华。那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小景和灿烂浪漫的一张张笑脸,融合成了永恒的记忆卡片。

吸一口气,感受到了春茶的清香,让人通透。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与友人对坐小馆,一盏清茶或是一杯老酒,合着窗外细雨蒙蒙,情思无限涌上心间。海派清歌、粤港小调,婉转悠扬,在不知不觉中我等就陶醉于其中,拔不出来。

此时,或许是在某个花园庭院,小径曲曲折折,庭院风荷。白白的墙面,灰灰的墙根,透过的却是历史的沧桑。漫步庭院之中,感慨于古人的生活情调,慢慢地放慢了自己的步伐,去细细品味她的别致:她为何坐落于此,她又为何而来,她还有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她的过去、现在还有未来......恍惚之间,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么无知与贪婪,这个多年生活的地方,我的所知竟然这么浅薄,而我却什么都想要,而且贪婪的无法掩饰。

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奔跑的路上,已经让我们的目光深深地锁向了远方。曾经淡淡的味道会随着时光的消逝而变得浓烈,而浓烈之后又会慢慢淡然。但是,这记忆中的老城却在时光的消逝中,慢慢地沉淀着自己的味道,一景,一物,一蓑烟雨,无时无刻不在传递着自己的气息,深深地吸引着我,让我久久回忆。

而几乎就在某个记忆的节点,低头向前奔跑的我们忽然发现原来的一切不在了,这怎么能不让人伤感而彷徨,似乎自己没有离开很久,以为自己没有走出多远,但是一回头,却失掉了故乡。走进记忆中的老城,却早已不是旧时的样子,仓皇的问路,却处处难行,找不到归途。来来往往几多人,却没有一个和自己有同样的找寻和期盼,自己心中的老城,心中的旧故事只属于自己,再没有人为了她来为了她去,连聊以慰藉的旧日景物都已不复存在,欲相思怀念都没有凭借。这是一种没有缘由可以慰藉的悲哀,那些烟火那些岁月,只有在梦中回味。

突然间,想起了那些曾经或工作或游览过的城镇、荒漠、孤岛及古老的街道,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群远行的人,也是在这样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唱着激情的乐曲,背着行囊,乘坐名曰“大篷车”专属班列,奔向太阳升起的地方......

 

 

 

 

 

[责任编辑:]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