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减贫史上的壮丽篇章

——“十三五”推进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纪实
2020-05-21 04:43:01 来源:本网专稿 

□ 中国改革报记者 李韶辉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中国,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4年多来,发生在22个省区市、约1400个县近1000万人的大迁徙,宛如史诗,波澜壮阔。

今年4月和5月,习近平总书记先后赴陕西、山西考察时,专门调研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和后续产业发展情况,强调易地搬迁是解决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实现贫困群众跨越式发展的根本途径,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途径。

新时期的易地扶贫搬迁,堪称继土地改革、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在中国贫困地区农村发生的又一次伟大而深刻的历史性变革。

这不仅仅是千万贫困群众在地理位置上的迁移,亦是生产生活方式的重建、城乡格局的重构和社会关系的重塑,更是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党全国全社会凝心聚力帮助搬迁群众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真实写照。

担纲

北起大渡河,南至金沙江,西连横断山脉,东邻四川盆地。这片土地地貌万千、风光奇绝,孕育了灿烂的彝族文化,见证过长征中的结盟传奇,却也是全国连片深度贫困地区之一。

地处大凉山腹地的凉山州昭觉县,是四川省最后7个将要脱贫摘帽的贫困县之一。“衷心感谢共产党,彝族儿女住新房!”5月14日,随着“悬崖村”支尔莫乡阿土列尔村8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全部下山,来自28个乡镇、92个边远山村的3914户18,569人,全部入住昭觉县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

这是四川省规模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也是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缩影。

国家发改委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全国已累计建成易地扶贫搬迁安置住房266万余套,实现搬迁入住947万人、搬迁入住率达99%,已为超过900万建档立卡搬迁人口落实后续扶持措施,89%的有劳动力的搬迁家庭实现每户一人及以上人口就业。

反贫困乃古今中外治国理政之要事,中国一直是世界减贫事业的积极倡导者和有力推动者。

新中国成立后,全面推行农村土改,3亿多无地农民实现“耕者有其田”,消除了“农民无地”这一发展中国家致贫的主要根源和制约减贫的制度性障碍;改革开放后,农村全面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激发了农民生产积极性,随后国家确立开发式扶贫方针,实施大规模扶贫开发行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进入了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新时代,党中央庄严承诺,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整体消除绝对贫困现象,开启人类减贫史上的伟大创举。

立下愚公移山志,风雨无阻勇向前。2015年11月27日,中央召开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决定实施“五个一批”精准脱贫工程,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2015年12月1日,国务院召开全国易地扶贫搬迁电视电话会议,揭开了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的序幕,这是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后部署的首个精准脱贫工程,被称为脱贫攻坚战的“当头炮”。

易地扶贫搬迁是脱贫攻坚的“头号工程”和标志性工程,也是“五个一批”中最难啃的“硬骨头”,事关脱贫攻坚工作全局。

2018年3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国家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何立峰指出,用5年时间对约1000万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都是空前之举,“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才能实施如此规模、如此艰巨的伟大工程”。

回望我国扶贫开发史,1983年发端于宁夏、甘肃等“三西”地区的“吊庄移民”扶贫,开启搬迁扶贫的先河。从2001年开始到2015年,国家发改委组织实施了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在贫困地区用15年时间易地搬迁了680多万人。

然而,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要在5年内搬迁近1000万人,搬迁规模之大、搬迁对象贫困程度之深、工作链条之长、实施难度之大,前所未有。

这1000万人,占2015年底全国贫困人口总量的近1/5。其中,80%以上分布在深度贫困地区和连片特困地区。

这1000万人,是三峡库区移民的近10倍。全世界227个国家和地区中,超过千万人口的也只有80余个。

冲锋的号角已经吹响,历史的重任扛在肩头。“十三五”以来,国家发改委作为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牵头部门,认真学习、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为民情怀和责任担当,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始终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坚守“搬迁是手段、脱贫是目的”的如磐初心,会同国务院扶贫办、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自然资源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等部门单位和22个省份攻坚拔寨、闯关夺隘,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取得决定性进展。

谋篇

开对“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

人往哪里搬、钱从哪里筹、地在哪里划、房屋如何建、收入如何增、生态如何护、新村(区)如何管?易地扶贫搬迁环节多链条长,考验政策制定者的智慧和能力。

如何攻克这一历史性难题,确保近1000万贫困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国家发改委给出的答案是,必须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统筹谋划、统筹部署、统筹推进。

虑于民也深,则谋其始也精。上至规划编制,下到户型设计,围绕关键环节,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系统谋划政策制度体系,让地方有据可依、有章可循。

——先后制定《“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方案》《全国“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规划》《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百问百答》,发布《中国的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白皮书和安置住房典型户型图集,做好政策制定“最先一公里”,打通政策落实“最后一公里”。

——及时出台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成效考核办法、中央预算内投资管理办法、后续扶持工作指导意见等配套文件;推动有关部门出台住房建设面积控制、长期低息贷款筹措、土地增减挂钩、住房安全质量管理、就业帮扶、安置房不动产权登记等政策,搭建起政策制度体系的“四梁八柱”,着力打造了多部门系统性推进国家重大民生工程的典范。

细之又细、严之又严。

4年多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考察调研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批示,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和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多次对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国家发改委累计组织召开6次全国易地扶贫搬迁现场会和电视电话会议,国务院领导均出席会议并讲话,响鼓重锤、高位推进。

4年多来,国务院办公厅每年通报表扬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积极主动、成效明显的省份,激发地方政府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国家发改委连续4年举办全国扶贫日易地扶贫搬迁论坛,全方位深入开展政策宣讲解读,实现有易地扶贫搬迁任务省市县全覆盖,帮助各地系好“第一颗扣子”。

无论是赴云南、贵州宣讲解读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政策,还是深入到河北省灵寿县、甘肃省甘南州搬迁安置点调研,何立峰都强调,要紧紧抓住搬迁群众稳定脱贫这个“牛鼻子”,统筹谋划推进安置住房和配套基本公共服务设施、产业就业设施建设,加大就业帮扶力度,确保搬迁一户、脱贫一户。

仅2019年,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就先后赴甘肃甘南、甘肃临夏、广西百色、陕西延安、山西吕梁、云南昭通、湖南湘西、新疆克州、河北承德等地开展专题调研,查找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问题、短板和缺项,倾听基层干部和搬迁群众心声和政策诉求,为更好地推进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寻计问策”。

甘肃省武威市古浪县,位于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短短数年时间,在古浪县境内寸草不生的“沙窝子”上,兴起了由独门独院住宅、蔬菜日光温室、养殖暖棚组成的现代乡村。受益于易地扶贫搬迁,2020年初古浪县实现整体脱贫摘帽。

东西跨度1600多公里的甘肃省,坚持规划先行、分类施策,因地制宜选择搬迁方式和安置点。国家发改委调度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甘肃省已有47.5万贫困搬迁人口实现脱贫,占已搬迁入住人口的95.2%,实现了“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的目标。

古浪县乃至甘肃省易地扶贫搬迁喜获进展,得益于“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中央部门一手抓政策供给和资金保障,“给枪给炮给子弹”,一手抓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估,确保政策落到实处。

部门协同,上下联动,凝聚合力。以“政策出台—解读培训—观摩交流—典型推介—督促检查—宣传引导”为特色的重大民生工程推进机制,在探索中不断成熟定型。

249万人、340万人、280万人、90多万人,4年间,全国易地扶贫搬迁年度建设任务相继完成,工程实施有节奏有力度,进入到以后续扶持为重点的新阶段。

创新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工程既启,资金驰援。

根据测算,5年内搬迁1000万贫困人口,中央和地方政府共需投入6000亿元的资金。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以如此大的力度,搬迁如此大规模的人口,在中国乃至世界史上都前所未有。”国家发改委地区振兴司司长童章舜说。

治理贫困,同样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

观察新时期易地扶贫搬迁,一项重大创新就是,首次引入了政策性、开发性金融资金和地方政府债务资金,通过创新筹资方式,拿出“真金白银”,保障工程建设需求。

近年来,国家发改委在大幅增加易地扶贫搬迁中央预算内投资规模、提高人均建房补助标准的基础上,积极拓宽筹资渠道,充分发挥800亿元中央预算内投资的撬动作用,带动专项建设基金、中长期低息贷款、地方政府债务资金、群众自筹资金等各类资金5000多亿元支持易地扶贫搬迁。

为了让贫困群众花少量钱就住上安全房,国家发改委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投入力度,明确东中部省份按人均7000元,西部省份按人均8000元,新疆、西藏和四省藏区按人均10,000元标准补助。

输血更要造血,由建档立卡搬迁人口自筹部分资金,目的是体现扶贫对象的主体意识和责任意识,引导其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实现脱贫。

2018年,国家发改委配合财政部将贷款融资调整为发行地方政府债务融资,既防范地方隐性债务风险,又确保资金不断档、人均筹资标准不降低。

为减轻贫困地区还款压力,自然资源部专门出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支持易地扶贫搬迁,并允许深度贫困地区节余指标跨省调剂。

如何确保资金用到刀刃上、实现阳光搬迁廉洁搬迁?国家发改委为各地易地扶贫搬迁立“标尺”、悬“利剑”:

——坚持严守“四条标准”。一是搬迁对象精准的“界线”,即搬迁对象必须为生活在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地区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二是住房面积的“标线”,即建档立卡贫困户人均住房建设面积不得超过25平方米;三是搬迁不举债的“底线”,即贫困搬迁户原则上每户自筹建房资金不能超过1万元或人均不超过3000元;四是资金项目规范管理的“红线”,即不得超范围使用搬迁专项资金、不得贪污挪用相关资金。

——高悬监管巡查“利剑”。一方面,不断完善事中事后监管巡查工作机制,加大常规性和机动式监管巡查力度;另一方面,通过下达整改通知、通报、约谈等手段,督促指导地方深化问题整改,确保政策执行不走偏、工作落实不走样。

通过4年多来的探索实践,“发现问题—核查问题—整改问题—举一反三”的事中事后监管巡查工作机制更加定型,监管效果和作用充分彰显。

滴灌

巍巍太行,悠悠慈河。初夏时节,从河北省灵寿县城出发,到南营乡团泊口易地扶贫安置区,沿途山峦叠翠,流水潺潺。

2018年6月,团泊口村河西自然庄60多岁的牛二亭带着全家,告别深山里的三间土坯房,搬进了团泊口易地扶贫安置区100平方米的三居室。

两年后,牛二亭一家通过保洁工岗位、光伏电站扶贫、集贸市场摊位出租、入股合作社种植寿桃等途径,预计全年收入近7万元。

说起村里这两年的变化,团泊口村党支部书记谷海涛告诉记者:“不仅农村人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村里也富了,2018年团泊口村建了集贸市场,仅这一项,村集体收入每年增加16.8万元,实现了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金。”

无独有偶,河北省围场县城子镇桃山村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点,打好生态牌,建设有机产品认证和有机食品生产基地,实现脱贫致富。如今,村民们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护好咱的绿窝窝,就能捧上金窝窝。”今年2月,围场县等最后一批贫困县退出贫困县,标志着河北省贫困县全部“摘帽”。

怎样让搬迁群众端上结实的新饭碗?安置区产业发展和就业扶持是重中之重。

从小木耳大产业到小黄花大产业,从锦屏社区到坊城新村,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在陕西、山西考察时特别强调,“后续扶持最关键的是就业”“要因地制宜发展乡村产业,精心选择产业项目,确保成功率和可持续发展”。

2019年以来,随着易地扶贫搬迁工作重心全面转向后续扶持,国家发改委针对不同安置方式,立足不同类型安置区资源禀赋,努力推动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与推进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战略有效衔接,确保贫困搬迁人口稳得住、有就业、逐步能致富。

2019年6月,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大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工作力度的指导意见》。

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出台25项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政策措施,着力从职业技能培训、创办网店、设立扶贫公益岗位、提供便捷金融服务等各方面,进一步为搬迁群众安居乐业提供政策助力。

“这些政策已经大大超过我的预期!”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惠水县明田街道新民社区党支部书记罗应和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去年3月,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为易地扶贫搬迁群众中的优秀代表,罗应和曾建议在国家层面加大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力度。

早在搬迁伊始,国家发改委就积极鼓励和引导地方通过产业扶贫贷款、扶贫小额信贷等,支持安置区后续产业发展。截至2019年底,各地在安置区周边累计建设扶持1.18万个配套产业园区、带动就业71.59万人,创建1.02万个扶贫车间、带动就业45.9万人,已帮助920万贫困搬迁群众实现脱贫。

2019年底,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开展“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全面排查时,入户走访的782户建档立卡搬迁户中,752户已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搬迁群众满意率接近100%。

过去,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而今,换一方水土富一方人。

跨越

“这个场景,取材于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过的山西省岢岚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也不能少。当前,脱贫攻坚战已进入决战决胜阶段,幸福不会从天而降,好日子是干出来的。”

在2019年举办的“伟大历程辉煌成就——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成就展”上,85后解说员——重庆市人大代表、中国民主党派历史陈列馆的张艳君,指着“青灰色的砖瓦小院”,热情地为观众解说道。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诗人笔下的山村风光,如今成为岚漪河畔——山西省忻州市岢岚县宋家沟村的写照。

曾经深山沟里的村民,如今已经蜕变为新市民,有的甚至一步跨千年。

罗应和是贵州188万易地扶贫搬迁群众的一员,也是2019年全国脱贫攻坚奖奋进奖获得者。2016年7月8日,罗应和同5000余名村民一起搬到了位于惠水县经济开发区的新家。社区附近还办起扶贫车间,方便大家就近就业,大家日子越过越红火。

“现在人均年收入1.1万元,社区集体经济收入30多万元。”罗应和说,“作为社区党支部书记,我要带领和我一起搬出来的居民们加油干,过上更好的生活。”

实践证明,大力推进易地扶贫搬迁,把贫困群众从大山里搬出来,让他们接触和融入现代文明,取得了经济、社会、生态等多方面的综合效益,这是新时代的伟大跨越。

——在拉动经济发展方面,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直接投资6000多亿元,加上撬动的各级财政资金、东西部扶贫协作和社会帮扶、群众自筹资金等,总投资超过1万亿元,有力促进了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全面发展。仅贵州省就直接投资超过1000亿元,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

——在促进社会发展方面,推动中西部省份500余万人在城镇集中安置,大幅提升了贫困地区城镇化率,大大优化了城乡空间布局,为推进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开辟了新空间。贵州、陕西、广西等省区城镇化率分别提升了5个、4.2个、3个百分点;云南怒江州、贵州黔西南州城镇化率分别提升了近20个和12个百分点。

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农村经济与地区发展业务部处长王艳华研究员对记者表示,各地在设计搬迁安置方式时往往给出了菜单式安置方案,城镇安置方式受到许多搬迁群众的欢迎,搬迁过程无疑助推了所在地区的新型城镇化进程。

——在生态保护修复方面,各地对近100万亩旧宅基地实施复垦复绿,推动迁出区生态环境明显改善,不少因承载人口过多而破坏生态环境的贫困地区恢复了“绿水青山”,实现了脱贫攻坚与生态保护一个战场、两场战役的双赢。

甘肃省委书记林铎近日在《求是》杂志上撰文指出,在以武威为代表的河西地区,以水定地、以地定人实施搬迁。这几年,武威市先后建成108个移民安置点,世代生活在祁连山高海拔山区的3.2万户、13.14万人顺利“下山入川”,迁出区恢复生态用地72万亩,恢复水源涵养林5.2万亩,为祁连山生态保护作出了贡献。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栋栋新楼房、一个个新社区拔地而起,使世世代代生活在深山大川里的贫困群众,搬到了生产生活条件较好的地区,享受到了更优越的基础设施条件和基本公共服务,迅速融入到现代文明,一揽子解决了脱贫致富和长远发展问题,在短期内实现了需要几代人才能完成的历史性跨越。

国家发改委地区振兴司副司长孙广宣向记者感慨道,“这样的工作推进力度、速度和伟大成就,足以向全世界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优势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可以说,易地扶贫搬迁的成功实践,为全球减贫事业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王艳华认为,如果说易地扶贫搬迁工程是“引线”,那么“引爆”的是整个区域的跨越式发展和人的跨越式发展,确实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冲刺

行进至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当“战贫”遇到“战疫”,如何答好疫情带来的“加试题”?

“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坚决完成这项对中华民族、对人类都具有重大意义的伟业!”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发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最强号令,为如期完成全面脱贫目标注入强大信心和动力。

较真碰硬“督”,凝心聚力“战”。面对这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的全球危机,国家发改委第一时间部署推动各地分类施策,有序推动安置区配套设施“扫尾”工程复工,加快推进后续产业项目和扶贫龙头企业复产,优先组织贫困劳动力返城返岗和外出务工,对因疫返贫致贫人员及时帮扶。

连日来,全国易地搬迁扶贫战场上捷报频传:3月31日,全国第二大跨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卯家湾实现全部搬迁入住;截至4月底,已有17个省份全面完成搬迁入住;5月10日开始,在凉山州昭觉县,四川规模最大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迎来住户……

壮阔迁徙的背后凝聚着发改人的付出,彰显了发改人的担当。

在国家发改委地区振兴司贫困地区发展处,有一张巨幅2020年易地扶贫搬迁作战图,云贵川桂等省份密密麻麻标注着红色三角形,每一个红色三角代表着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达万人以上的集中安置区。像这样的特大型安置区就有70个。4年多来,全处同志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埋头苦干,起草文件、制订方案、下达资金、调研督战、监管巡查,推动3万多个安置区工程项目落地落实,成为了全国发展改革系统推进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参谋部和作战部。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卡尔·马克思1835年在中学毕业论文《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中写下的这段话,早在2015年底脱贫攻坚战打响时,就被地区振兴司贫困地区发展处的80后们立为了座右铭。这群年轻人5年来的拼搏奋战,是对这段座右铭最真切的诠释,他们通过参与易地扶贫搬迁这一伟大事业,践行了最无悔的热血青春。

在全国发展改革系统,还有一大批从事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干部,他们1500多个日日夜夜的艰辛付出,换来了近千万易地搬迁群众的幸福笑容。

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当前,从决定性成就到全面胜利,仍需攻坚克难。

从任务单上看,最后26个搬迁安置区配套设施扫尾工程任务今年上半年要完成,这是一项硬任务,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已脱贫搬迁群众的返贫、致贫风险依然存在,能否稳得住、有就业、逐步能致富仍需下大力气解决。

“要坚决杜绝松劲懈怠思想,着力抓好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建设扫尾、搬迁群众后续扶持、问题整改‘清零’等工作,从严从实挂牌督战,分区分类精准落实后续帮扶举措,压紧压实整改责任,确保‘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圆满收官。”4月末召开的全国发展改革系统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工作视频会议再次作出部署。

一鼓作气、连续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这场硬仗必须打赢,也一定能打赢!

[责任编辑:尹超]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