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天吃饭的第二产业走不远

2020-04-13 11:25:45 来源:本网专稿 

——吉林汪清县生物质电厂运营调研报告

□ 常健

吉林省汪清县是个地处偏远的国家级贫困县,是国家发改委定点扶贫县。笔者走访了汪清县所有的乡镇,近80个村屯,在帮扶乡亲们脱贫攻坚进程中,发现农村生产、生活垃圾问题日益凸显,成为脱贫攻坚和后续乡村振兴的重点难点问题。如汪清县凯迪发电是近年引进的生物质发电环保项目,以焚烧秸秆发电为主,成为资源循环利用与生态环保的示范企业。然而,去年初冬的一场大雪,让这家电厂面临熄火的风险。

第二产业靠天吃饭

凯迪电厂2016年建成投产后,2019年总发电量12,410.07万千瓦时,收入73,804,565.94元,利润2,200,440.93元。

目前,凯迪发电原料来自于县域内农作物产生的秸秆,电厂建设投产以来,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境,多次被迫熄火停产,去年初冬是最为困难的时刻。2019年汪清冬季来得早,刚到11月份,纷纷大雪、冰雨相继而至,大地一片银装。几场冬雪美了农民,可愁坏了电厂。因为电厂所需燃料——秸秆,还都在地里没收上来,经历了冰雪洗礼的秸秆包,潮湿坚硬,拆不开打不散,根本没办法投炉焚烧,而电厂现有的库存原料只能坚持一个月时间,到时若还没有解决燃料问题,会面临熄火停产的风险。这就成为吉林省汪清县少见的第二产业需要靠天吃饭的稀有案例。

生物质发电道路艰难

在调研中发现,凯迪电厂除了去年遇到的靠天吃饭的问题,还面临政策补贴资金不到位、秸秆回收体系建设滞后、升级垃圾焚烧资金技术瓶颈等诸多障碍。

目前生物质电厂发电上网电价为0.75元/千瓦时,其中基础电价为0.3731元/千瓦时,补贴电价为0.3769元/千瓦时。凯迪电厂能够持续运营,靠的就是国家政策性电价补贴来维持。以往国家的基础电价每月定期发放,补贴电价按季度发放,但2019年,只发放了第一季度的电价补贴款,剩余两个季度至今未下发,共计约3400万元。这个数字对别的企业是个小数目,可对靠补贴生存的生物质发电企业而言,如同经历冰雪的寒冬,濒临死亡。

据调查,为相应国家政策,汪清电厂发电的燃料类型已由木质燃料为主转变成农林废弃物为主要燃料品种,这主要包括秸秆和玉米芯,此两种燃料的比重可达到每日燃烧总量的85%。2019年以来,汪清电厂消耗秸秆打包燃料32,200吨,秸秆压缩颗粒9890吨,玉米芯17,100吨。

凯迪电厂根据本地人口少、玉米种植面积大、种植不集中等特点,采取合作社移动式打包方式和二级料场收购两种方式。合作社移动式打包流程:由合作社出资购买打包设备→公司出面联系当地政府协调确定可打包地块→合作社在选好的地块进行归堆晾晒→水分降到公司要求的标准时打包→将打好的秸秆集中堆放→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后集中装车运输到电厂。

二级料场打包具体流程:由二级料场合伙人出资购买打包机→合伙人按照公司对二级料场要求选址场地→由合伙人和公司共同选好地块归堆晾晒→水分降到公司要求后运到二级料场中→在二级料场中进行破碎→按照公司要求进行调运至电厂。

调查显示,秸秆进厂的成本包括购买、收集、装运和存储等费用。其中,源头费用(包括:购买、收集倒运、装车、储存)160元/吨,运输费用50元/吨,总费用在210元/吨,到电厂的收购基准价230元/吨。

电厂自实行秸秆收购以来,未享受过国家给予的任何形式的秸秆回收利用补贴,所有收储环节费用由电厂承担,故秸秆收储环节成本较高。遇到国家政策补贴迟迟不到位或者天气原因秸秆收不上来,电厂就会被迫停产。

目前,改变靠天吃饭的窘境,还有一个途径,就是升级改造成焚烧垃圾发电厂。因为乡村生产、生活垃圾增长非常迅猛,靠转运、填埋的方式已经远远满足不了环境保护的需要,垃圾分类、焚烧发电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补贴要到位技术要升级

凯迪电厂目前是按照生物质燃料来设计锅炉型式及相关附属设备,未来如对生活及生产垃圾进行焚烧,需增设垃圾堆放场地和分检设备、烟气净化工艺等。同时,根据垃圾的燃烧特性,需重新对锅炉进行燃烧空气系统、受热系统、耐火材料等进行评估并实施技术升级改造,以满足垃圾焚烧的需求,所需费用很高。由于电厂的盈利空间小、国家补贴款下发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制约了电厂的垃圾焚烧技术改造,需要国家和省、州、县各级政府给予大力的优惠政策及资金支持。

此外,对于生物质发电企业而言,财政补贴、原料靠天吃饭、燃料收储环节建设、提升改造扩大原料范围,都面临国家政策、市场环境改善等诸多外部因素的制约。制定好政策、执行好政策,让好政策惠及企业惠及百姓,是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关于加强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根本要求。为此建议:提高政治站位,把好政策落到实处。实践中企业运营能够维持下来,多半是靠政策补贴,断了补贴,等于是掐了企业的脖子,不利于生物质发电行业的持续发展,也严重阻碍国家生态环保战略的发展方向。相关补贴发放部门,应该提高政治站位,及时足额发放补贴,把好政策落到实处。

完善市场秩序,促进生物质发电企业持续发展。生物质发电成本重点集中在原料收储环节,目前收储环节市场主体无序竞争,运输成本居高不下,集中晾晒中转场地有限,受国家严格土地政策影响,打一枪换个地方。收储企业市场抗风险能力低,遇到资金链断档,坚持不了多久,许多电厂常年培育的收储企业,遇到国家拖欠电厂补贴款,电厂接着拖欠他们运费的时候,就会停止供应原料。所以说,按照目前生物质发电原料收储环节现状来看,补贴资金能否及时足额到位,是各个环节能否正常运转的关键,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功能远远没能实现。为此,要对市场机制实施改革。建议每个乡镇建立生物质垃圾收储公司,国有民营,国家专项补贴这部分收储企业,一方面降低电厂补贴资金对收储环节的影响,另一方面建立长效机制,保证农村生产生活垃圾能够及时收集转运出去,确保乡村有个好的环境。

加大专项投入,推动生态环保战略落地。农村的生物质电厂不仅要焚烧秸秆、菌包,还要能够焚烧消纳农村大量存在的生产、生活垃圾,国家应该给予专项资金投入,提升技术水平,推动国家生态环保战略扎实落地,取得成效,惠及美丽乡村建设。

全面推动垃圾分类。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国家生态环保战略,推进垃圾分类是一项重要任务,但目前进展十分缓慢,近几年只在上海、深圳等大城市推动。生物质电厂提升垃圾焚烧的前提是实施垃圾分类,农村生产生活垃圾产生量增长迅猛,因此全面推动垃圾分类,不能沿用老办法,必须创新机制,城市农村一起抓。

(作者系国家发改委宏观院挂职干部)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