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清乱象 推动证券市场“信用立市”

2019-08-09 15:08:54 来源:本网专稿 

□ 中国改革报记者 岁正阳

7月26日,距离大暑刚刚过去3天,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发布会上公布的一则消息让这个夏天变得更加“火热”起来。

当天,高莉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近日对证券期货市场严重违法失信主体进行专项公示。“专项公示依托证券期货市场失信信息的查询平台进行,首批公示的严重失信主体包括因操纵市场、内幕交易、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非法从事证券期货业务、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以及编造、传播虚假信息,被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作出行政处罚的主体等。”

发布会刚一过,在百度搜索引擎上以“证监会公布严重失信主体”为名的搜索结果已高达约2,080,000个。记者注意到,首批公示的严重失信主体共629个市场主体,其中人员563名,机构66家。对此有私募人士认为,这些严重失信主体的行为严重干扰了市场正常的交易秩序,破坏了市场公平、公开、公正的交易原则。监管层对此类事件的打击一直处于高压状态,市场的参与者应该以此为戒。

失信“黑名单”显威力

记者登录证券期货市场失信记录查询平台后发现,首批失信主体分个人和机构两列进行滚动展示。

记者注意到,2018年6月1日,证监会将第一批31名资本市场失信“黑名单”在“信用中国”网站上公示后,紧接着的7月2日,证监会发布第二批46名资本市场失信“黑名单”。包括逾期不履行证券期货行政罚没款缴纳义务和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两类主体。上述被公示人将在一年内限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和民用航空器。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常德鹏表示,此举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新惩戒新举措,有利于夯实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健康发展诚信基础。今后,证监会将例行按月公布名单,持续依法惩戒资本市场的“老赖”行为。

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波表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上市公司的信用影响较大,公司年检、融资信贷等方面均可能受影响。

据了解,“黑名单”公布后,惩戒效果初步显现。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在首批失信“黑名单”公布后,2018年6月下旬,当事人杨某某主动联系派出机构,缴纳拖欠一年多的罚款。证监会依规将其从名单中移除。邢某、钱某某、杨某某等人主动缴纳全部罚款,证监会依规不再将其列入拟公布名单。而第二批失信“黑名单”亮相才3天时,易事特集团就发布公告称,公司实控人何思模已按照决定书向证监会足额缴纳罚没款1.28亿元。

诚信数据库助监管

去年,新疆某上市公司因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行为,新疆证监局对该公司予以责令改正、罚款的行政处罚,并处罚其11名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上述处罚信息同时录入诚信数据库,公司的后续并购重组、日常经营、评奖、银行授信以及董监高的个人职业发展、任职均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和限制。”新疆证监局局长吴运浩表示。

今年5月10日,常德鹏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2018年证券期货市场的诚信情况:截至2018年底,证监会资本市场诚信数据库累计收录市场主体信息99.6万余条;累计收录诚信信息42.9万余条。同时,通过信息共享,资本市场诚信数据库收录了外部委交换信息1285万余条。

值得注意的是,吴运浩和常德鹏两人都提到了同样的关键词——“诚信数据库”。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自2007年以来,证监会分两步建设资本市场诚信信息平台,先在证监会内网汇集建立全系统统一的诚信档案信息平台,并在不断充实完善和总结积累经验的基础上升级建设诚信数据库。

2008年底,证监系统统一的“诚信档案”平台正式建成并投入运行,这是我国资本市场第一个统一的诚信信息平台。“当时的‘诚信档案’汇集了1998年证监会垂直管理以来,系统各单位对市场主体的违法失信行为处理信息。”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1年,证监会开始在诚信档案的基础上,升级建设“诚信数据库”,进一步扩展信息数据范围。2012年7月制定出台的《证券期货市场诚信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记入诚信数据库的信息包括市场参与主体的基本信息、正面信息和负面信息。

证监会法律部相关负责人介绍,诚信数据库主体数据正在不断丰富。目前,数据库升级工作已经启动,下一步,证监会将把诚信数据库升级成为资本市场诚信信息服务系统,成为能够满足资本市场诚信建设总体需要和《证券期货市场诚信监督管理办法》实施需求,有效服务资本市场监管执法,服务证券期货市场交易活动和公众需要的、可持续管理维护的资本市场诚信信息平台、工作平台、服务平台。

联合惩戒促震慑

7月初,爆出连续4年虚增利润119亿元丑闻的康得新宣布停牌,这是我国证券市场有史以来最大金额造假案。根据交易所规定,康得新已触发退市条件,主要负责人也将从重顶格处罚。作为康得新的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已被立案调查。

如此情形下,证监会、国家发改委、央行等8家单位7月9日联合发布的《关于在科创板注册制试点中对相关市场主体加强监管信息共享,完善失信联合惩戒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可谓是恰逢其时。作为首个聚焦特定金融领域信息共享与失信联合惩戒的信用监管文件,对注册制试点中做假账说假话的行为予以严厉惩戒。《意见》提出了共享的前提,强调了联合惩戒的关键作用,将大大提高欺诈发行、信息披露违法重点责任人群的失信成本,将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联合惩戒格局。

从单一走向协同,不仅仅体现在对于科创板的诚信监管上。整个证券行业的诚信监管制度建设,已从单个行业部门走向与众多部门的协同共进。截至2018年底,证监会累计参与签署联合奖惩备忘录达50份,资本市场诚信数据库已采集部际共享信息千万余条,涵盖司法、税务、海关、安监、市场监管等社会经济主要领域。

据介绍,证监会自2015年牵头签署《关于对违法失信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截至2019年2月,已向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推送违法失信信息共计10,530条,包含行政处罚信息4091条、市场禁入信息469条、纪律处分信息5970条,供发改委、人民银行、财政部、海关总署、市场监管总局等近20个部门在行政许可、日常监管等工作中参考使用。

证监会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证监会加速构建跨部门、跨领域、跨地区的诚信约束与协同监管大格局。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为重要依托,以失信联合惩戒与守信联合激励为核心内容,以重点领域精准奖惩为重要手段,目前资本市场诚信监管协同机制已基本建成,在提升监管有效性和市场诚信水平方面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