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补贴成效明显 农民积极性仍需保护

2019-07-03 15:56:14 来源:本网专稿 

——2018年吉林省延边州汪清县大豆生产者补贴落实情况调查

□ 韩非池 龚琦

2018年国家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继续实行大豆生产者补贴,大豆补贴标准高于玉米,相关各省均大幅增加大豆补贴力度。为考察大豆补贴政策调整的落实情况和对农户的实际影响,笔者选取吉林省延边州汪清县作为调研对象,走访了县农业局、粮食局、大兴沟镇等单位,并对不同规模的五家农户进行了访谈,发现汪清县大豆生产者补贴调整的增产效果明显,但存在销售不畅、价格不涨、出台不快、预期不稳等问题,可能影响农户进一步维持或扩大大豆生产的积极性。

种植大豆不再亏损

2018年4月,吉林省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扩大大豆种植面积有关工作,要求大豆补贴每亩不低于250元(合3750元/公顷),并分配了种植任务。其中,汪清县大豆面积须达到45万亩。为落实吉林省政府要求,汪清县将种植面积任务分解到各乡镇,并在2018年总额1.2亿元的生产者补贴中,调增大豆生产者补贴标准至4050元/公顷,比2017年增长约110%,是玉米补贴的近4倍。

从调研情况看,汪清县大豆补贴调整基本达到了预期效果。首先,大豆增产。据县农业局反映,汪清县2018年大豆生产者补贴面积达43.5万亩,同比增加约10万亩。大豆产量达到7万吨,增长20%~30%。调查中,总耕种面积约200公顷的某大户由于大豆补贴增加,除享受轮作补贴的60公顷土地仍种植玉米,其余140公顷均种植大豆。

其次,农户有收益。据县农业局估计,2018年汪清县大豆销售价格平均约1.57元,大豆每公顷产量平均约2250公斤,扣除种子、农药等4500元费用后,加上补贴并扣除土地流转成本,农户种植大豆每公顷年利润约为2600元。调查中,大小农户均表示,在生产者补贴保障下,种植大豆不会出现亏损。

农民积极性还需进一步保护

调研发现,尽管大豆补贴调整带来了大豆增产和农民增收,但在大豆销路、价格、政策、预期等方面,还存在诸多影响农民种植积极性的负面因素。

大豆销售不畅,农户承担一定库存风险。根据县农业局汇总情况,2018年12月底,汪清县农户手中大豆库存约3万吨,超过当年产量40%。到2019年3月份,在农民进一步销售加自用后,大豆剩余1万吨左右,积压现象基本消除。但农户因销售迟缓,库存时间较长,剩余大豆脱水毛重损失在10%左右。

据大兴沟镇农业站和农户反映,相比玉米销售拥有粮食收储政策支持,汪清县大豆销售难度更大。汪清县附近仅有敦化市一家国营油库收储大豆,到该油库卖大豆的车要排一到两天,储库收满后就停止收购。农户大豆主要卖给二手贩子,销售进度被中间商控制。调研中不少农户反映,如果国家能保障部分销路,宁可补贴少给一些。

大豆售价下行,农户利润不及预期。2017年汪清县大豆售价在1.76元左右,2018年普遍预期大豆价格升至1.8元,改种大豆利润将超过玉米。但实际上2018年大豆价格持续下行,徘徊在1.57元左右,种植收益不及预期。据县农业局估算,2018年农户种植大豆平均每公顷净利润低于玉米1000多元。

政策落地迟缓,妨碍农民种粮决策。汪清县农户粮食种植一般是4月份播种,2月份就要开始准备种子采购等事宜。2018年吉林省大豆补贴标准3月份才确定,2019年也未早做决定。由于补贴标准不明,农户难以确定玉米大豆种植比例,种子经销商也无法充分备货,导致农户面临春耕启动后良种缺货的风险。调研中农户普遍反映,希望每年2月份就能确定具体补贴标准,充分留足备耕时间。

价格预期走低,补贴政策效力可能难以持续。从调研情况看,由于2018年大豆价格持续下行、国外大豆增产等因素,农户对大豆价格的心理预期普遍走低。调研中农户对2019年大豆售价的预测值基本在1.5元左右。这意味着即使2019年大豆补贴力度保持不变,农户对大豆种植的预期利润仍将低于玉米,补贴政策的增产效果难以达到上年水平。

对此,笔者建议,国家要保护好农民大豆种植的积极性,这关系到我国的粮油安全。一是制订大豆收储预案。根据国际国内供求情况相机抉择安排临时收储任务,合理拓宽收储库点范围。二是划定地方出台补贴标准的时间窗口,防止耽误农时。三是鼓励合作社、专业农场等加快推进适应订单农业要求的大豆标准化种植,实现以销定产。四是增加大豆食品加工企业的补贴和融资扶持力度,刺激大豆销售需求。五是深入挖掘和宣传国产大豆非转基因、高蛋白等差异化优势,打造中国大豆品牌。

(作者为国家发改委就业司、规划司挂职干部)

[责任编辑:王小义]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