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起袖子加油干 打赢三大攻坚战

2019-03-11 13:00:00 来源:本网专稿  

全国政协委员就去杠杆与稳增长的关系、扶贫资金如何安全和高效使用、打赢蓝天保卫战工作进展等社会关切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中国改革报记者刘政

日前,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召开以“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为题的记者会,陈雨露、王培安、秦博勇、刘炳江、李伟等5位全国政协委员就去杠杆与稳增长的关系、脱贫一线调研感受、扶贫资金如何安全和高效使用、打赢蓝天保卫战工作进展等社会关切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共同发力:保障宏观杠杆率长期持续稳定

“防范重大风险是三大攻坚战之首,如何处理好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关系,也是这次会议代表委员们讨论比较多的话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

最近,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防止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一个根本性的任务。

陈雨露谈到目前去杠杆政策的落实情况时说,前些年我国的宏观杠杆率每年平均上升十多个百分点,所以风险积累得非常大、非常快。

2016年~2018年,我国宏观杠杆率每年平均上升只有5.8个百分点,速度下降了一半。其中,2018年宏观杠杆率不仅没有上升,还下降了1.5个百分点。“所以说,稳杠杆的目标已经初步实现。”陈雨露表示。

“去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先后五次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为实体经济提供了大量的中长期的流动性,为稳增长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陈雨露举例说。

“僵尸企业”出清是要坚定执行的。陈雨露指出,“僵尸企业”出清可以释放沉淀的资源,也可以腾出更多的金融资源用到更高效率的行业和企业当中去,有利于实体经济的高效率增长。

另外,推进市场化、法治化的“债转股”,把企业的债务转化为股本投资。去年7月份,中国人民银行专门定向降准释放了5000亿元的资金来支持市场化的“债转股”,所以对这部分企业稳增长也起了很大作用。“也就是说,只要遵循好坚定、可控、有序、适度的要求,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处理好防风险和稳增长的关系是可以做到的。”陈雨露说。

陈雨露强调,要保持我国宏观杠杆率长期持续的稳定,需要金融和实体经济两个方面共同发力。

“只有这样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长期保持宏观杠杆率的稳定才有根本性的保障。”陈雨露表示。

健康扶贫:让百姓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目前,全国农村贫困人口还有1660万,其中因病致贫、返贫占40%以上,而且越往后剩下的贫困人口中老弱病残占比将越高。因病致贫不同于就业、住房、求学等致贫因素,难以做到一次性消除。王培安认为,健康扶贫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一个关键点。

“要让贫困人口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少生病。”王培安提出最关键的三点需求。

首先,要解决贫困人口看得起病的问题。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和医疗救助向贫困人口适当倾斜基础上,建立针对贫困人口健康扶贫的补充保险,使综合报销比例达到90%左右。

其次,要解决看得上病的问题。做好21种大病的专项救治,确保医疗质量、控制医疗费用,逐步扩大集中救治的病种范围;强化贫困地区的人才队伍建设;实施贫困地区县乡村三级医疗卫生机构的标准化建设;实施好基本医保县域内贫困人口先诊疗后付费,各类医疗保险在定点医疗机构实现一站式及时结算。

再次,要解决少生病的问题,坚持预防为主,推动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坐落在高黎贡山半山腰上的泸水市金满村,是‘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深度贫困地区。村民从山顶上木棍当柱子、篱笆做墙、木板做房顶的‘千脚楼’里搬到了山脚下崭新的住宅楼,当地政府给贫困群众提供了公益岗位,解决了就业问题。可以说他们既‘挪了穷窝’,又‘拔了穷根’。”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审计署副审计长秦博勇谈到自己去年5月的调研时说。

“看到了国家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受到国家脱贫攻坚力度之大、规模之广、影响之深,都是前所未有的。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的进展,谱写了人类反贫困历史上的新篇章。”秦博勇说。

不留退路: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民建中央常委、生态环境部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在不久前召开的生态环境部例行发布会上提到,打赢蓝天保卫战就要“军中无戏言”“完不成任务必将被问责”。言犹在耳,记者们对于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工作进展都颇为关心。

对于完成2020年约束性指标刘炳江信心十足。他指出,“煤改气”“公转铁”等政策均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2018年全国PM2.5浓度同比下降了10.4%,优良天数增长了2.6个百分点,“监测的这些数据和人民群众的感受也是一致的,大家不停地晒蓝天。”

刘炳江以北京的空气治理举例说,对北京PM2.5达到每立方米60微克的任务,国内外很多声音曾经都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现在,北京PM2.5已达到每立方米51微克。

据介绍,目前,北京PM2.5每立方米51微克中,2/3来自北京市,1/3来自外界传输。其中,北京市本地污染的45%来自移动源。本地污染的主要矛盾已从产业结构、煤炭治理转移到了移动源治理。津冀等地则要在产业结构、能源结构、“公转铁”、土地使用几方面下功夫。

谈到问责,他表示,“要求打赢蓝天保卫战,就是不留退路,非常明确。我们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还是那句话,军中无戏言,言必信、行必果,完不成任务必被问责。”刘炳江字字铿锵。

如何稳步推进散煤治理?全国政协常委、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资委原副主任、原银监会副主席李伟表示,要聚焦大中城市、重点地区工业领域,加快实施“双替代”;大力推进城市节能建筑、建筑节能;优化重点区域运输的结构,积极推进京津冀等重点地区公路转化为铁路;考虑进一步改革完善电力供应体制。

[责任编辑:张海莺]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