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多重要 听听那些微弱与伟大的声音

2015-12-06 22:18:46 来源:本网专稿 

2°C多重要 听听那些微弱与伟大的声音

文帝 摄

  中国改革报记者黄天香 刘梦雨

    这是一个伟大的声音与弱小的声音交融的场合,这是一个政治领袖与民间组织穿梭的舞台,这是富国预期与穷国愿望角力的校场。

    连日来,巴黎气候大会以其宏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为各种不同声音提供广阔音场,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在这里自如表达主张和诉求,人类在共同的命运中寻找着不同的语言表达,一度因暴恐而寂静的巴黎,此时没有安全之忧却多了一份气候之虑。

    一个岛国总统的家国之忧

    “你是否曾停下脚步,看一看流泪的地球、啜泣的海岸。”美国歌星迈克尔•杰克逊《地球之歌》令人心碎的呐喊,正是基里巴斯总统Anote Tong的心情表达。

    巴黎气候大会开幕当天,在众多与会国家领导人的发言中, Anote Tong的发言非常不引人注意。即便在地图上寻找他的国家,也很容易被视线所忽略。

    基里巴斯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岛国,比海平面仅仅高出2米,全球气温变暖导致海平面升高,直接影响着Anote Tong的祖国安危。为了未来他的祖国不至于因淹没于海洋而消失,这位总统急切期盼巴黎气候大会能达成有约束力的协议。虽然同为岛国的斐济已经同意,如果基里巴斯和另一个小岛国图瓦卢因为气候影响而在地面上消失,斐济会接受这两个国家的居民,但Anote Tong说,他并不愿意看到那一天成为现实。

    5日一大早,记者乘车去会场正好遇上三位来自所罗门群岛的媒体同行。与他们谈起本次大会谈判提到的温控2°C问题,其中一位女性同行说,他们非常关心2°C,因为这关系到他们未来的命运。但他们认为对全球大多数国家来说,2°C目标是公平的,但他们希望这仅仅是起点,未来温控1.5摄氏度甚至1摄氏度,对他们来说则更是期盼中的幸事。

    此次参与巴黎气候谈判的有48个最不发达国家,其中大部分是岛屿小国。这些国家的代表认为,对他们而言,别说地表温度升高2°C,就是升高超过1.5°C都将是灾难。安哥拉代表吉扎-加斯帕-马丁斯说,“对最不发达国家而言,如果谈判只针对把全球温升幅度控制在2°C,他们的经济发展、食品安全、生态系统以及本国人口的生存和生计都将面临危险。而脆弱的国家不应该被落在人类发展的后头。”

    还有一个令记者难忘的场面,虽然与海平面升高无直接关联,却是关注气候变化不可漠视的现象。12月4日,在巴黎大会主会场5号馆(大会记者工作区)前,来自印尼的一个民间组织的十几个人一字排开,每个人手中都展示着一张画面不同的图片,其中一位女性手舞足蹈、声嘶力竭地用方言诉说着自己的家园被四家公司摧毁的故事。虽然很多围观者听不懂那位女性组织者的语言,但图片上枯死的芭蕉叶、被火烧焦的森林、被污水环绕的村庄,却让人相信那里曾经是多么美好的家园。记者身边的一位新加坡女孩告诉记者,她能听懂他们的诉说。这位女孩说:“我的家乡也正经历着与他们一样的家园之痛。”

[责任编辑:文帝]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