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新一轮对外开放 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

2015-03-15 19:21:30 来源:《中国改革报》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王一鸣表示,《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的推出,是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体现,将对促进外商投资、优化投资结构起到积极作用

□ 中国改革报记者 任丽梅

3月1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正式对外公布《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以下简称《目录》),并于今年4月10日起施行。这是目录自1995年首次颁布以来的第6次修订,也是历次修订中开放幅度最大的一次。其中,外商投资限制类条目,从79条减少到38条,这是我国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体现。

日前,就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王一鸣。

扩大开放 转变管理方式

“此次目录修订是推动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通过目录修订,积极主动扩大开放,转变外资管理方式,构建开放、透明的投资环境,促进利用外资质量提升、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王一鸣告诉记者,跨国投资是世界经济增长和经济全球化的重要推动力。我国坚持对外开放基本国策,通过积极有效利用外资,促进了经济发展、贸易增长、产业升级,实现了互利共赢。

王一鸣指出,当前,我国处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完善现代市场体系的重要阶段,国际投资规则、引资竞争、产业转移也呈现新的特点。这就需要进一步完善利用外资政策,构建更加开放、透明的投资环境,更好地发挥外资在我国经济发展中的作用。

他强调,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放宽投资准入,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也就是说,要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同时,积极推进新一轮对外开放,做到改革和开放两个轮子一起转,这是三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经验。为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根据利用外资新形势、新情况,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商务部等部门对目录进行了修订,新的《目录》将对促进外商投资、优化投资结构起到积极作用。

减少限制 放宽外资股比

记者看到,在《目录》的条目上,限制类条目大幅减少,从2011年版目录的79条减少到38条。同时,还放宽外资股比限制,“合资、合作”条目从2011年版目录43条减少到15条,“中方控股”条目从2011年版目录44条减少到35条。另外,鼓励类条目数量基本不变,保持政策总体稳定性、连续性。鼓励类条目修改了76个,主要是调整指标和优化结构,促进外商投资使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进一步提高利用外资质量。

对此,王一鸣解释说,为积极推进新一轮对外开放,本次目录的修订主要遵循了以下四个原则:一是积极主动扩大开放。进一步推进一、二、三产业开放,重点扩大服务业和一般制造业开放。复制推广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经验。二是转变外资管理方式。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节能、环保、技术、安全等措施能够实现内外资一致监管的条目不列入限制类。三是调整优化经济结构。鼓励外商投资现代农业、高新技术、先进制造、节能环保、新能源、现代服务业等领域,承接高端产业转移;鼓励外商投资研发环节。四是进一步增加透明度。按照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要求,允许类项目原则上不再保留外资股比限制,所有外资股比规定在《目录》中列明。

“修订后的《目录》规定了鼓励类、限制类、禁止类领域,其他属于允许类,适应了我国改革发展和经济全球化新形势,它将是外商投资适用有关政策的依据。”王一鸣补充说。

促进竞争 提高发展水平

翻阅修订后的《目录》,记者发现,在制造业领域,主要是取消钢铁、乙烯、炼油、造纸、起重机械、船舶舱室机械、输变电设备、煤化工设备、轻型直升飞机、汽车电子集成系统、名优白酒等股比要求,有色金属冶炼、小型工程机械、普通轴承、感光材料、氯霉素等不再列入限制类,基本放开了一般制造业。在服务业领域,主要是取消或放宽电子商务、连锁经营、支线铁路、地铁、轻轨、海上运输、演出场所等股比要求,直销、邮购、进出口商品检验认证、铁路货物运输、保险经纪公司、财务公司、信托公司、货币经纪公司等不再列入限制类,并将建筑设计、养老机构等列入鼓励类。

王一鸣透露,目录自1995年首次颁布以来,根据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需要,每隔一段时间适时进行修订。“因为从改革开放实践看,开放带来的机遇总体上大于挑战。”他分析说,三十多年来,我国制造业整体竞争力得到极大提升,跃居全球第一大制成品出口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全面而深入的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不仅是引进资金,更重要的是引入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促进竞争,提高行业发展水平。同时,从国际上看,开放是大的趋势,各国都在竞相引进外来资本,发展本国经济。我国正在由资本输入国变为资本输出国,对外投资日益增多,这就需要适应角色转变,以积极主动的开放推进国际投资合作。

对于监管和风险问题,王一鸣回答说,在扩大开放的同时,也需要做好监管工作,防范可能产生的风险。国家发展改革委正在研究完善外资安全审查制度,既积极利用外资,又切实有效维护国家安全。

[责任编辑:张海莺]

相关报道:

视频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