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频频殉职 消防职业化呼声再起

2015-01-06 14:13:12 来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新年伊始,一场大火烧出的悲伤情绪在冰城哈尔滨蔓延。

  在哈尔滨“1·2”火灾事故中牺牲的5名消防战士名单公布后,人们沉痛地发现,5人皆为“90后”:年龄最大的杨小伟23岁,最小的赵子龙19岁。

  与以往发生消防战士牺牲事故一样,公众自发悼念之余,“消防职业化”的呼声再起。有学者呼吁,“消防人员职业化可以大幅度减少消防人员伤亡,可以积累大量经验”。

  据公安部统计,2014年以来全国发生的10起较大火灾中,有20多名消防员牺牲,2008年至2012年的5年间,牺牲在一线的消防人员超过140人,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4岁。

  相比之下,有资料显示,美国牺牲的消防官兵年龄为49岁。按照年龄组划分,30多岁的消防员死亡率最低,20多岁的其次,40多岁、50多岁、60岁以上的消防员的死亡率都较高。

  “很多国家的消防实行职业化运作,如果你喜欢这个行业,就可以一直干下去,经常可以看到一些消防队员四五十岁了还照样在一线干。这样一来,消防经验就得到了积累,一旦遇到突发事故,他们的应变、指挥更加科学。”中部某省消防总队干部范伟称。

  与国外不同,我国实行的是“兵役消防制”,消防员是正在服役的军人。由于“义务兵”的服役期为两年,所以奋战在火灾一线的消防战士大都是年轻人。

  据某地级市消防支队干部高峰介绍,新兵进入消防队后,会先接受一系列训练和培训,第一年并不参加火灾扑救,或值守在离火点远一点的岗位。“按照正常流程应该是这样的,但事实上却很难做到。特别是每年秋冬季节,老兵退伍,新兵还没到岗或刚入队,而这个时期又是火灾多发期。”

  此次哈尔滨火灾事故中牺牲的消防战士赵子龙,2014年9月入伍,从入队到上火场,仅相隔4个月。

  “实在没办法,我们也不愿意这样,但人手实在是紧张。”高峰称,他所在的地市有15个县(市、区),500多万人口,但消防官兵才300多人,“往往一个县就是由三四个士官带着十几个新兵娃娃去救火”。

  消防官兵需要做的不只是救火。近年来,消防部队职能不断拓展,除传统的防火灭火职能外,消防法赋予了消防部队18项抢险救援职能,人手不足的问题愈加凸显。

  由于实行兵役制,如果服役期满后无法晋升为士官,好不容易积累起一些消防经验的战士不得不退伍。“有的消防战士服役期满后,第三年转成了士官,在我看来,到这个时候他才算刚入门。”范伟说。

  据在2013年10月北京石景山喜隆多商场火灾中牺牲的消防战士刘洪魁的战友称,与刘洪魁同期的“2000人入伍只有70人提干”。这意味着只有极低比例的消防战士可以继续留在消防队。

  消防干部的从业年龄也是有限制的。担任排级职务的,最高年龄是30岁;担任连级职务的,最高年龄是35岁;担任营级职务或者初级专业技术职务的,最高年龄是40岁。有着近20年消防工作经验的范伟年近四十,“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晋升一级,如果不行就得离开这个队伍了”。

  为了弥补基层消防力量的不足,近年来,一些地方开始通过招收“合同消防员”的方式扩充消防队伍。2014年4月,在网络上走红的武汉消防“抱火哥”就是合同消防员。

  合同消防员通常在接受两个月的训练后,通过考试拿到三级战斗员证书。合同制消防队员实行与现役消防人员同样的管理。合同到期后,根据现役消防人员的考核标准和个人表现来决定是否继续聘用。

  但由于待遇低、工作管理严格、上升空间小等原因,合同消防员的流动性非常大,往往刚熟悉业务技术就走了。2014年下半年,中部某省消防总队面向社会公开招收了1000多名合同消防员,培训结束后就走了上百名。

  消防力量的过快流动意味着消防经验的积累不足。火灾现场情况复杂,需要极强的现场应变能力,经验丰富能有效减少伤亡事故。

  在现有体制下,基层消防队面临的难题还不只是人手的问题。

  新华网2012年5月报道称,山东菏泽“走出一条专职消防队伍职业化发展的新路子”。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发现,山东菏泽所谓的“职业化”就是将过去的合同制消防员改为专职消防员,当年有358名专职消防员加入到消防行列。

  合同消防员转正涉及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钱从哪里来?我国消防经费中,中央财政只负责行政经费,车辆、装备以及营房等均由地方财政负责支持。上述报道称:“山东菏泽将每人每年1.4万元的经费提高至6万多元;同时,实施将专职消防员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并根据经济增长比例逐年增加等措施。”

  武警学院是我国专门培训消防指挥员的院校,该校一名教授受访时称:“在现有的体制下,要想完善消防建设,就得加大财政投入。还有一种办法就是社会化,许多国家消防队是市场化运作,他们为企业提供收费的消防服务。”

  “我们希望能职业化,让喜欢干这个行业的人能一直干下去。这样,消防力量和经验都能得到保存和积累。”范伟说。

  其实,我国近年来已经在现有消防体制基础上做了多元化尝试。例如寻求社会力量充实消防力量,在电力、煤炭、石化等大型企业中依托企业建设专职消防队伍,同时配备专业消防器材。这些消防队不仅负责本企业的消防,在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会接受当地消防大队的调度,出现在火灾现场。

  有学者在呼吁消防职业化时称:“国际上许多国家消防队是由保险公司负责,他们向企业收保费,检查火灾隐患,帮企业消除隐患,市场运作,财政也没负担,还实现了消防职业化。”

  武警学院消防指挥系的李本利说,在我国很多地区,消防器材及装备水平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招收现役军人、保持战斗力的年轻化可以弥补装备质量水平不足的问题”。

  更多学者认为,在世界范围看,消防员的职业化是主流,也是以后的发展方向。武警学院消防指挥系一赵姓主任受访时称,职业化有利于保留专业骨干,积累经验,提高效能。 (作者:田国垒)

[责任编辑:韩乾]

视频新闻